昨天,請了假,去雲林虎尾參加喪禮,阿祖的,享年95歲,夠長久了吧!

凌晨四點,天未明,老爸開車載我,老媽前晚就出發了,一路上回想起不

少往事,先從阿祖說起,早在國中時期,他已老人癡呆,每次去療養院探

望他時,他已不認得我,漸漸的我也習慣了。小時後,阿公時常載我們回

雲林虎尾阿祖家,是傳統的三合院,附近鄰居也都是傳統建築,古老的農

村社會!那時,我認識了兩個兄弟,是親戚的小孩,小時候我們玩在一起

,在偌大的農村,我也僅認識他倆,我記得,我們很要好,每次回鄉下

時,最期待莫過於是找他們一起去玩!長大了之後,他們搬回水上,我們

很久未見面,最近一次是高一,見面時一時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好,我們總

是欲言又止,我們彼此,僅需互相回憶就足夠了,那是已回不去的從前。


鄉下沒有改變太多,過了近十個春夏秋冬,虎尾並沒有因時間而蛻變,

放眼望去是一片片的稻田,集村式的平房,交叉縱橫的小項,斑駁的瓦厝

,我嘗試在附近徘徊找出些回憶,可惜記憶如破碎的玻璃般,零零碎碎,

無法拼湊成完整的。沿著小巷走到阿祖家,三合院前已經佈置好靈堂,對

於小時後的我,三合院前的空地很大,充滿驚奇,現在的我,空地顯得狹

小,不在有驚奇,而是充滿懷念,一隅的狗也不是往昔的大麥町,我的心

情始終很平靜,從家祭開始至公祭結束,直至去火葬場時,當棺木送進爐

子中,鐵門緩緩的關上瞬間,這場面果真是十足催淚的!頓時,全部親戚

都紅了眼框,阿公也泣不成聲,我的情緒是曾有那麼起伏的,我並未掉淚

、紅了眼框,只是場面過於哀傷,負面情緒不斷籠過了我,記得上次阿嬤

被送入火葬場時,場面也很類似,道士不斷搖著手中的鈴,語氣平直的誦

經文,此起彼落,這裡原本就是個悲傷之地,鈴聲朗誦聲不斷圍繞在耳邊

,在這,靈魂似乎從未停止離開人世。棺木火紅了起來,真是轟轟烈烈,

看著工作人員將於近掃離台面,又一具被推上來,不斷的重覆,重覆著,

或許我吸入了不少人體灰燼.........

回到老家吃辦桌,我思考著,當我更加成熟時,這場合也將面對不少,老

爸老媽上面那輩的,歲數大多已過古稀........



天空晦暗的雲顯得十分沉重
心情混亂的狼藉,雨下不下來,話也說不出口
黎明無聲息的打破沉默
老爸開口說了什麼,我無心傾聽
注視著迅速晃過的窗外
時間彷彿回到了從前
那時,陽光並沒有那麼多障礙
一層薄薄的烏煙瘴氣
模糊了遠方的景象
我闔起雙眼,疲憊回到了過去
依稀,巷中有個聲音,不斷的呼喚著


創作者介紹

shakem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子豪
  • 很深的感觸

    我阿祖今年97歲了!可是他是今年才失智的...唉...他失智後.整個人瞬間衰老.也已經認不出我了!
  • 除非我活到97歲還是一尾活龍,要不然我

    寧可活到我失智剛開始時!人最重要的就是

    回憶啊!沒了回憶,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shakemylife 於 2008/06/06 23:5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