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269
(今年的新社花海,幫朋友拍學士照而去,沒拍什麼。)

不喜歡,口袋裝著一些無意義的零碎物品,已經不太習慣褲子的貼身感,還得要忍受畸零的突出。

那是一種不悅,正注視著想要看的書,硬生生被一位陌生女子拾去,感覺不良好,但不足以掛心。

是說搞藝術的人都擁有一種神經質的人格特質嗎?只是為了表示自身的神聖不可侵犯的純潔不容抹滅嗎?
讓對方感受到有標籤的存在,似乎有如被細真都到,暴走,只為了維護一種沒意義的形象,連我都覺得
莫名其妙,好端端的一筆交易搞得活生生就像小七處理的音樂家一樣瘋癲。
這年頭怎麼了?是自以為感覺良好的人太多嗎?我操你媽的幹,不賣就不賣,操那麼多理由。

我不得不說,治療這種鬼天氣造成的過敏最好的方式就是去慢跑,逆著快要倒退走的東北季風跑著,
大口大口吸著乾冷的空氣,沒想到過敏又好了。
每年都是這樣,總是要在這種冷到尿意直抖的狀態下去慢跑個一小時才會開始適應,這冷到靠背的冬天。
跑完步過敏掰掰。

突然覺得很靠背,同一種課程過去的選修學過了,我就剛好那麼衰小沒修,傻傻的翻著原文書
一次兩次三次到起笑還是不知所云,沒想到那就活生生的寫成幫你翻譯好中文在選修課本裡頭,
真是讀個書讀得滿肚子的度爛。 

創作者介紹

黑嘿嘿

shakem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