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60708750_3ce6d00e81_o.jpg
2016年我給了自己一個總結「心靈及肉體上的衰退」
從台北回到台南,車沒有少騎但山是少爬了更多,我以為住在汐止的這一年已經爬的不多,沒想到回台南後,
對於騎單車爬山這件事情莫名的力不從心,每次上山的心理總是受到身體狀況不佳而多少有些影響及抗拒。
絕大部分的山,依舊是爬的上去,只是疲累程度上的差異而以。
我在FB上說「痛苦,和很痛苦之間的差別」

跑步這檔事很詭異的,剛回到台南,好像身體突然迴光返照似的,輕輕鬆鬆以四分速完成印象中的14KM,
就這麼持續一陣子直到換掉穿了近兩年的虎走2代WIDE,目標是虎走4代,因為價差的因素選擇了一般楦版。
一般楦穿起來果然緊迫多了,持續適應大概一個月,越跑越吃力然後蹠骨就受傷了。
過去從來沒有這個部位受傷過,在多方揣測下也只能推斷是一般楦造成前腳掌的擠壓。
還是去買了寬楦版,過著時而復健時而練跑的日子。
速度總是無法再提升,光是為持復健的速度就有點吃力,雖說也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過程,
反正就是需要ㄧ些時間,
回到過去顛峰的狀態。

創作者介紹

黑嘿嘿

shakem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