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間常去的館子,久而久之,你會有些朋友,因為時常的出沒而漸漸地熟識,
有時候你會很沉浸在這種感覺,來館子裡自由的聊天自由的群聚,最後進而成為一種歸屬感,
共同的咖啡因、共同的二手菸草味,與,直到共同參雜的事情一二三。

有時上咖啡館子只是單純地想放空看著天空,不想交談種種,除了一口咖啡中的層次想體會之外,
想與外界隔絕,一個不需要花費心力去與人溝通的角落。
我發現,我發現越是經常性地躲在這裡,越會無法避免的需要去溝通或是想要去溝通,
曾幾何時,他會成為一種不想要的存在。

一條巷子存在著兩間咖啡館子,一條街上只有兩間咖啡館子,
以前我喜歡我常去那一間,還記得第一次去是某任女友分手前帶著我一同去念書,
那是一個陽光和煦的早上,她點了杯熱可可,我點了拿鐵,
後來,分手了我依舊時常光顧,老闆娘的親切總是讓從台北回來的我感到台南人的熱情與熟悉,
我永遠記得,當我每一次點咖啡時,將一杯咖啡所需要的條件都說明清楚時,老闆娘的回應,也許對每個客人皆如此,
但總溫暖與熟悉。
「回來啦!每次幫你點咖啡最輕鬆,都不用一問二問三問要糖要冰中杯大杯,都快點到聲音啞了,滿分!」
儘管我不再常去巷中的那間咖啡館

shakem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