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每年過年都會來鹿耳門拜拜,今年也不例外;帶著35mm,陪著老爸老媽老妹來到熟悉的地方。
但今天的重點不是拜拜,也不是家人,而是一種情份。
其實在記憶中,我已經漸漸的淡去某些人的名字,有的交情淡如水,有的交情意義特別但卻不能自己,
至於那些原因有百百種,並非一句一字能夠描述完整;我曾經以此為遺憾,寫了篇詩(現在看過去的文字當然爾好笑也)
紀念一些人事物,紀念那些我捨不得失去的情份。
人生今年邁入第23載,暗戀的人、喜歡的人、愛的人,雙手數的完,但真正懷念的卻僅止於幾隻手指,
在那些個數之中,有的結局悲慘,有的結局壯烈犧牲,有的呢,則是經過實際的身體力行後獲得了解脫(說是解脫,不過是分手的美化代名詞)
人的一生有很多第一次,包括第一次喜歡一個人(我們稱之初戀),第一次初戀的當下,我並不清楚那是怎麼回事,畢竟那時不過小學五年級,也罷。
初戀的過程之曲折,以至於無疾而終,但也為我的童年記下一筆深刻的銘心,我的所作所為、我的年小無知、我的幼稚舉止與言行,
徹底地在那場初戀毫無表露的展現在那女孩的面前,你說丟臉嗎?過去親臨現場,當然丟臉,老話來說就是恨不得挖個洞跳下去那種難堪,
但在現在回想起,我真心感謝那些過去的自己,也很謝謝那位女孩,記憶就像一面鏡子,你可以看見自己,可以透析自己,可以解釋自己。
因為上述的行為表現,造就了無法挽回的災難性結局,冷言冷語以及靜默是這段情份的結局橋段,我自己以為這就是一個結束。
那段時間,其實似乎有意無意地也懂了些甚麼。
相隔十年餘,我不敢說每天,不敢說每個禮拜,但至少是每個月,我都會想起這段過往,在經過你家的路途。
有些記憶很表層,輕易的就被新的記憶沖刷殆盡,有些記憶則是深陷腦頁,嵌在最深的思想裡,
每次的喚起,都是反省的開始。
如今,我自以為已經不再無知、不再幼稚之時,一切已物換星移,
不變的是過去的記憶。
真的要怪,那麼就怪時間吧。

shakem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