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495.JPG  
我,還需要多介紹嗎?  說實話,我是個徹徹底底的雙面型態個性,一語蔽之就是熟者亦熟,不熟著就不熟。
這樣講等於再講廢話,只是想表達,熟的人我說的話我的行為他們都能理解甚麼是開玩笑什麼是認真,不熟,懂個屁?
唉,打個兩行就很懶得繼續解釋下去,無能為力的事情加上無奈等於無解......
來發些牢騷吧~ 對於台南市公車,早就有些心灰意冷,比不上台北、高雄、台中的質和量,最基本的車次似乎都無法
達到基本的需求,也因此寧可一從客運下車就不打算等公車,直接走了將近8公里的路程回家,
算了,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我說我再發牢騷~

IMG_1500.JPG   
(難得回台南拍照,抓了大烏龜) 
我個人對於自己的能力頗有自信,其實自信是來自對事情的責任感,擁有責任感就會想要把事情做好,想要把事情做好
自然而然就會累積自己的能力。
關於藝文活動的內場控制,我就認為這是個服務業性質的工作,你得要把學生當顧客看待,當狀況是有限的位置過多的學生時,
還有時間的壓力需要如何去處裡這項工作是個小課題,但對於人生而言並不小,
首先,你需要擁有足夠的自信去協調各個區域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們該怎麼聽你的指示操作,
並且向他解釋每個時段、問題的處裡模式,
對待顧客,凡事以和為貴,是我最高的帶位原則。
表演廳一共有320個位置,加上做地板可以開放到520~540個學生左右,
一開始空位足夠,只需要和同學們溝通安排坐一起的事宜,這很簡單,將心比心,換做是你你也不希望被拆散坐去別的地方吧?
以不影響後續同學入場的順暢度為主要考量。
當某區域坐滿時要開放另一個區域時,得透過事前和其他工作人員的溝通協調,引導學生前往新開放之區域,
若事前沒有良好的溝通會造成指令的模糊,使得準備入坐的學生四處遊蕩,影響到流程甚至是開演時間。
當可以坐的位置逐漸滿的時候,開始詢問準備進場的同學是否要拆散獨坐空位,若不願意請他們依造指示席地而坐,
而零星的空位就待到最後由零散的學生補滿,
其實這個部分通常是最混亂也是最需場面控制力的時間,
我一再的和學弟說,儘管放手去做,不要管我,但似乎還無法突破這個點,
開放坐地板需要隨時和各區域的工作人員協調,你需要環視全場的環境,找出任何可以加快入坐的動線,
對自己要擁有自信,帶位的工作並不難。

IMG_1505.JPG   
這天就隨手打打生活中瑣碎的事情。
結束 

創作者介紹

黑嘿嘿

shakem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