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085.JPG
最後我還是沒選擇直幅的照片當首頁,我的螢幕沒那麼大,就算了。
嚴格說起來,是前天,前天剛考完該死的TOEIC!學校國貿系的畢業門檻是590分,雖然說不高,但也足以讓當初混水摸魚進來的人瞎著急了。
但自己回顧這三年也慚愧,貴為應是外語能力最強的國貿系,我卻鮮少接觸外文,大多數時間都打轉在原文書上,聽聽不懂意思的英文歌曲。
老實說該感謝老媽從國小一年級就去讓我們去上嚇死人的國中程度英文,著實的讓我對英文這東西有了些恐怖和排斥!但這科成績始終不差就是了...
從小老媽對於任何教育都會嘗試讓我們去接觸,不管是運動、藝術、語言都好,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英文了,
那時候是小學三年級嗎?還是?我忘記了,總而言之在這之前我是去過家裡附近的小補習班上過兒童美語,但也僅止於ABCD和簡單的對話而已。
不久,那位英文老師陳本琪突然離職了,就在我們流離英文居所之際,老媽找到另一間補習班「白鹿」老師名稱我忘了...但,人還不錯就是了,
那是間補習班隔了我們家兩條巷子這麼近。  依稀記得,裡面的學生有四位,兩位高年級的學長和學姊,兩位國一的女生,只有我和我妹是低年級的。
那時候每次上課時老師常常要我們互相對話,但畢竟那些都是國一的東西,老實說那時候我真的看不懂也不會念,因此,
那些同班的學長學姊們理所當然的很不以為然,自此之後,就算我會念,我也所幸裝作不會念了,畢竟在這個班就是這樣......
就這樣和老妹待在這種幾近語言霸凌的補習班將近半年,老師受不了了,其他學長學姊們也受不了了,那一個夜晚,
班主任拿了一千元分給我和我妹,當作是介紹新同學的介紹費打發我倆離開,也許是那時候還不懂事,當我和我妹拿到錢的時候莫名的開心,
開開心心的拿著獎金去文具行一口氣花光了,買了一大堆在現在看起來像垃圾一樣的神奇寶貝磁鐵和集字卡,
事後,當然免不了一陣痛罵罰跪之類的處罰。
老媽很難過,老爸也很無奈。
他們花了那麼多的心力在幫我們尋找一個合適的英語補習班,到最後的結果卻是這樣的。
說真的在白鹿的那段日子我也不是甚麼都沒學到,反而是最讓我受益良多的,也許是在那種極端的環境之下,讓自己提早有了些羞恥心吧......
老師要我們回家製作KK音標的字卡,有子音和母音和雙母音,老爸回家的時候總是帶著一盒又一盒的空白名片讓我們用彩色筆將一個個音標畫上去,
在上課的時候,老師會利用這些字卡帶一些活動小遊戲幫助我們記憶這些KK音標,考試當然免不了,
我說,那段時間也許水深火熱,但至少讓我的KK音標打下的穩固的根基,讓我從此之後背單字沒煩惱,
當大家在用自然發音背法的時候,我老早已經熟悉音標和字母的搭配方式了,這,大概是我對那間補習班最感激的一件事情吧。
現在回想起來,說實在的言語的霸凌實在是沒甚麼,聽聽就算了,不痛不癢的。

後來,沒多久白鹿倒了,因為學長姐們都畢業了,也從此消失在我們這個社區中。
但我們的補習生涯並未中斷,令人疑惑的,陳本琪老師回到冠華補習班教英文了,
然後那時,也多了個BROWN美語在冠華,聽說是用遠洋進口的老師,但我沒啥興趣,依舊跟隨在陳本琪老師之下。
至少至少,那是唯一不會讓我感到反感的英文老師了。儘管後來音訊全無......
從此之後,我沒有在補過英文,也不想再補英文,
凡事總有例外,
由於老爸在成大裏頭上班,連帶著我的童年也時常是處在成大附近的,不要問我為什麼沒考上成大,我也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很簡單的就是不努力)
成功大學對面有間康橋美語,老媽趁著我小六畢業的暑假趕緊抓我去報名康橋短期課程,其實心裡倒是沒有特別反感。
康橋的班級有很多種,針對考試的,針對新聞、寫作、對話之類的,對話有分為:出級、中級、高級
上課的模式是每天投一塊錢在櫃檯的存錢筒買一張今天的上課講義,講義的內容大概是最近發生的事情或新聞,
一小篇的文章搭配五六題問題,然後下半部則是一些小活動,那是非常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個暑假!
第一次看中級的文章,的確是很吃力,老爸買了台電子辭典給我,每天下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買隔天的上課講義,
因為第一次上課的時候,我發現教室裡除了我一個小六的學生外,幾乎都是高中、成大的學生,這讓我倍感壓力!
喔,我忘了說,那時候有個女生我第一眼看到就覺得他非常的有智慧,後來也證實我的眼光沒錯,他和我同年,
但那時候我看不出來,因為他的穿著和外表明顯成熟了許多,我記得他叫王什璇的來著吧?也許是從國外回來的,
後來進入後甲國中之後才發現他是英文資優班的,但始終沒有交集,也沒有甚麼必要有交集。
離題了,第一次的上課讓我彷彿遇到一面大牆難以跨越的,老師是進口的,完全不會像本土的老師咄咄逼人,
他只會在台上輕鬆的打屁講解他去參觀摸摸茶的經驗,然後叫我們底下的同學們幾個一起討論文章內容和問題回答,
也許是因為我的程度勉強摸的到邊,擠得出一些屁話,但我了解,如果不想要在這群大哥哥大姊姊們面前出糗非得要事先準備啊!
也因此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預先閱讀隔天的文章和問題,也許是我的年齡讓我在那個班級變得非常的突出,
這裡的突出並不是指excellent,而是unique,小小的一隻,那些大學生給我取了個綽號:小六的。(還好不是小三)
那段時間大概是英文突飛猛進的一段時期啊,也讓我了解,學習是逼不來的,真的要讓自己感到危機意識有需要的時後,才會發憤圖強...
自此,閱讀聽力都有變好,唯獨不變的是,從小爛到大的文法,我想到現在依舊是頗爛。

進入國一離開康橋後,就再也沒有碰過英文補習班,直到國三!這段其實我不斷的被數學困擾著,實在是無暇去顧到英文,
那時候我真的很懷疑我自己是不是白癡?我他媽的連一元一次方程式都不會解,連補習班的老師都唾棄我,
補習班的老師是學校的數學老師,我想在國高中的時候這種情形應該很多吧!老師自己出來開補習班。
說實在的,我很痛恨數學!因為每次考試出來的成績總是沒辦法突破30分,都得要對旁邊的女同學遮遮掩掩的,好怕讓她知道我考二十幾分!
這種情況在國三的時候有了好轉,天知道我吃了甚麼靈丹竟然連二元一次方程式都會解了,我想只有我知道。
當我發現數學有好轉的時候,也是時候該顧一下英文了,靠著小時候累積的優勢也到了個瓶頸,
老爸找到了另一位私人補習班,李老師(不方便透漏名稱,免得讓他遭耳語)
那是成大裏頭一位外文系講師,他的兒子也和我們同年讀後甲,而他的爸爸是在文壇上挺有名氣的一位作家,
想當然爾,這位兒子不只英文好,連中文也是強的嚇嚇叫!
他兒子會和我們一起上英文課,而他媽媽也許是因為在大學教書的關係,教學得十分的開放前衛,
讓我在國中壓力最大的這一年,多了個舒壓學習的好地方,每個禮拜期待的就是,去李老師那補英文,
和大家聊天打屁。
因為人生的際遇總是讓我驚訝,國中基本學力測驗的那年,我以242分考上了台南二中日間部(滿分為300分),老媽的同事聽到差點沒中風,
沒想到我這個數學爛英文也不怎麼樣的人竟然可以和他優秀的兒子一樣考上南二中,這豈不是沒天理了?
這個部份我就不多贅述了,只不過是職場上的百態罷了。
從國中畢業後,再也沒有踏入任何一間英文補習班過,
依稀記得是聽過很多間,但總是沒有一間能讓我聽超過兩次的,其實老媽最後也不想再逼我了,
其實我自己也不清楚,這段路走的坎坷,但卻有些收穫,
不管TOEIC考幾分,那都是我對我自己的負責。
這段學習歷程,足以讓我記得一輩子了。 

創作者介紹

黑嘿嘿

shakem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fi@havana
  • 想到小二被送進去美語班~~哈哈
    那個年代~~沒什麼學習美語風氣的年代,
    學習過程,難堪!!!!
    還好都過去了~ㄎㄎ
    live strong
  • 凡事總有過去,
    小時候有氣喘老實說跑個步也挺難堪的,
    跑個幾分鐘就要到旁邊吸呼吸擴張劑
    改天有機會再打吧XD

    shakemylife 於 2011/05/29 00: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