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曾有一種感覺,當看到由細明體印出自己的名字時,
看似何等陌生?那一天午夜時分,陰暗的房舍裡頭只放了只檯燈,奮力的照亮這昏暗...
白熾的燈光夾雜著陰影打在 12 新細明體 李立中
目光不禁在紙上駐足許久,是從何時開始,我對這三個字感到茫然、疑惑?
寫了近20年的姓名,是否早已成為下意識的反射動作,在大腦中,只是個神經電流傳輸的訊號?
而毫無佔有一席記憶空間的?
人什麼時候會開始思考,父母賦予生命的期待?
舍友們的網路燈號一一的熄滅在這雨敲打屋簷著的夜晚,僅剩這條線,不規律的閃爍著,夜裡,
我努力的想嘗試找出答案......

期末考周,暫停發文。 

創作者介紹

黑嘿嘿

shakem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