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於是迅速地又從台南回到了台中,每次回到台中都是接近午夜十二點的朝馬,燈火通明,車水馬龍的朝馬。
提著沈重的雜物回到房間,開啟電腦,咖拉咖拉的將所有東西歸位後胡亂的點了些網頁和打開PPT,有時候
就是有些許的資訊恐慌症候群...... 最近已經努力的希望自己向以往在一點以前就寢,
畢竟,現在已經是被人家喊學長的年紀了,老大不小,也不是說不熱血不能熬夜,而是沒有那些必要性。
熱血的時候還是很熱血,半夜殺出去拍日出幹嘛的都很習以為常,就是很單純的一種熱情,對於攝影。
也許有些人會覺得我沒有在騎單車了,其實也不盡然,現在每個禮拜都有和學弟出去約騎,迅速的爬上
中正露營區,迅速的下山,慢慢的吃早餐,回去上電子商務課。
單純簡單有規律的生活固然讓人感到滿足,但尋找自己志向的同時,也不僅開始略微擔心起畢業後的發展,
選了間關於影像的研究所,透過google獲得一些重要的訊息,雖然說感覺是滿適合我的,但,多想想,多思考吧。

禮拜一不管如何都會有很嚴重的抗拒上課症候群,也許以後不應該將禮拜一的早上四節課排無趣的必修,
最好是選擇讓人面向陽光的體育課或是有趣生動的通識課程,無聊的必修課真的會殺死禮拜一的我。
光是坐在教室裡頭就讓我頭痛,還好揀了個靠窗的位置還可以打開窗戶透透氣!
人老了,漸漸了解了老人的辛苦(是這樣嗎?)懂了老人喜歡戶外的原因XD
很久沒有去大坑爬山,每次去大坑爬山的時候總是希望能夠慢慢的爬賞心悅目的爬山,
但每次都事與願違,也許是因為只有我一個人去爬缺少一兩個朋友吧!
一下機車背好裝備,踏上登山步道的第一步就開始奔跑跳躍,爬得氣喘吁吁的結果一瞬間就爬完了。
喪失休閒氣氛的爬山,對我而言就是兩種結果,一種,很累很滿足,一種,呼,還有剩餘的時間去幹些壞事。

在學校的日子被壓縮的很緊湊,藝文活動的工作總是找不到後繼人選去幫我分擔些,
也漸漸的讓我理解到以後未來工作的模樣,用勞力換取金錢的模式是辛苦的,但也是必要的。
老爸大多數的工作是靠腦力和些許的勞力去掙錢,老媽呢?真的是腦力勞力並重的一種工作了,
這不禁讓我不斷的思考,固定的薪水固然有好處,但想要突破是有些困難,
老媽的工作也許未來大有可為,只看他願不願意繼續做下去罷了。
老爸的工作福利還不錯,待遇都好,只是已經做到這個階段的頂了,要突破似乎需要點時間,
但其實他們也逐漸不需要在這麼迫切的需要賺錢,我是著實的希望有一種大有可為的工作讓我去突破,
我不喜歡活在一個框架裡頭,我要的是一種跳脫式的競爭環境。
其實賺著95元的薪水,充分的可以了解王建煊那番話,
我同意部份,但並不同意我們是白癡,
95元帶給我的不僅僅是金錢,
我要從中獲得更多的
人生體悟。

創作者介紹

黑嘿嘿

shakem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